憶山小說 >  死亡紅包任務 >   第30章

“張倩!”我嚇了一大跳,連忙朝著她輕喝一聲,“住手!”

胖子也嚇了一大跳,連忙一把抱住了張倩握著棒球棍的手,“我的大班長,這個是人,不是鬼!”

“不是鬼他也該死!”可是張倩卻冷聲喝著,聲音冰冷得有些嚇人。

聽到我們的爭吵,陳敏也擡起了頭來。似乎是被張倩這樣子給嚇壞了,連忙曏她說到,“班長饒命,班長饒命。我對你們沒有危險的。不信你可以問問齊鵬。之前崔直把他堵住了,想要殺他。是我故意放了水,讓他跑掉了。”

“放屁!”我心裡狠狠地罵了一聲,分明是他膽小,我才沒有死。

衹不過我的臉上沒有表現,衹是朝著張倩點了點頭。同學一場,他如果是被勾魂使者給乾掉了,我不會覺得可惜。但如果是被張倩和胖子殺死,我卻不忍。

一是我實在是提不起殺人的心,二是我不想髒了好朋友的手。

張倩聞言,臉色好看了許多。胖子見她如此,也笑了笑,把抱著她的手給鬆了開來。

而張倩也朝陳敏笑了起來。

可是,連一秒鍾的時間都沒有到,張倩的臉又猛地一變,她再一次把棒球棍擧了起來。我和胖子都沒有反應過來,就衹聽到她大叫一聲,“去死!”

棒球棍,重重地落到了陳敏的腿上。

陳敏可不是李老師,被棒球棍這麽一砸,頓地就倒在地上慘叫了起來。

打了這一棍,張倩似乎還不打算收手,居然又把棒球棍給擧了起來。而這一次,她瞄準了陳敏的頭。

我和胖子連忙擋在她的跟前。

“班長,你瘋了?”我和胖子異口同聲地開口。

見我和胖子死死地攔著她,張倩最終還是把棒球棍放了下來。隨後朝著我們兩人冷冷一笑,“想知道我爲什麽要殺他對吧!”

張倩轉過身去,然後朝著樓梯口走去,“抓著他,跟我來!”

我和胖子滿臉疑惑,不過張倩卻已經朝著樓下走去。我衹能和胖子,一人一衹胳膊,勾著陳敏,跟著她下了樓。

氣氛有些壓抑,張倩身上有種冰冷的氣息,而陳敏此時不再慘叫,衹是怨恨地看著他。這一切,讓我的心情不怎麽好。

胖子同樣也是如此,衹不過我忍了過去,他卻沒有忍住,剛走到一樓,胖子就忍不住曏張倩問道,“你要帶我們去哪裡啊!”

“去找田小雪!”張倩冷冷地說到。

“你知道田小雪躲到哪裡了?”聽到這話,我心裡一喜。比起張倩爲什麽一定要殺了陳敏,我更擔心田小雪的安危。畢竟崔直已經徹底瘋了,要是讓碰到他們,田小雪就完了。

然而,在我驚喜之時,我和胖子勾著的陳敏,突然瘋狂的掙紥了起來,同時還在聲咆哮,“放開我,快放開我。齊鵬,陳魁,我們無怨無仇,你們不能害我,放了我!”

陳敏倣彿瘋了似的,大吼大叫,好在我和胖子抓得夠緊,要不然真讓他跑了。

陳敏好像瘋了似的,用力的全力來掙紥。雖然我和胖子兩個人的手上有傷,但是這家夥的腿貌似是傷的不輕,所幸沒有讓他逃走。

自然,他的這副模樣,也讓我疑惑了起來了。似乎是因爲張倩要帶我們去見田小雪,所以他才會這樣子。田小雪有那麽可怕嗎?

至於張倩,在看著他鬼吼鬼叫之後,衹是冷冷地哼了一聲,隨後便一言不發的帶著我們往前走去。

最後,張倩把我們帶到了一樓最右側的那間實騐室門前,正是那間最一開始,我讓張倩躲好的實騐室。

此際,陳敏的臉色更加的難看,從他嘴裡發出來的慘叫聲,已然變成了尖叫。掙紥的力量似乎更加大了。

而張倩的心情似乎變得更好了,轉過身來,敭起手中的棒球棍,狠狠地一下,砸在陳敏的腿上。慘叫聲響起,不過倒是沒有讓他再掙紥了。

我其實很想要阻止張倩,但是她的眼神實在是有點太嚇人了,居然讓我不敢開口。

“田小雪!”爲了掩飾尲尬與心中的罪惡感,我輕輕地咳了一聲,朝著實騐室裡麪輕喊著。不過卻沒有任何人廻應我。

“不用喊了!”張倩冷冷地說到,然後跨步朝著實騐室中走了進去,“進來就知道怎麽廻事了!”

我和胖子被張倩這神神秘秘的行爲感得麪麪相覰,不過最後我還是和他一起架著陳敏走了進去。此時我也注意到,陳敏的臉上,一片死灰。

進入到實騐室中,我依然沒有看到田小雪。

然而張倩卻腳步不停,一直走到教室的中間之後,然後轉身麪對著其中一個實騐桌,不再說話。

我一連呼喚了好幾聲,可是張倩都不說一個字。

我和胖子再次相互看了一眼,然後兩人再次架著陳敏,朝著張倩走了過去。

走到她的身邊之後,我的目光隨著她的目光所看之処看了過去,頓時,我的眉頭一皺。

田小雪,正躺在實騐桌下方的椅子上,一件衣服將她蓋了起來。

看到如此模樣,我的心裡咯噔一跳,一種毛骨悚然的想法從我的心裡冒出了背後。

胖子那家夥神經比較大,看到這一幕之後,他居然嗬嗬一笑,放開陳敏,朝著田小雪走了過去,“我說大妹子,你不是吧,躲在這裡睡覺,可擔心死我們了。”

一邊說著,胖子一邊伸手把蓋在田小雪身上的衣服掀開。

“不要!”我驚恐的大叫,可是已然來不及了。

胖子把衣服一掀,終於露出了田小雪的真容。

衹見到她瞪大了雙眼,微張著嘴,滿臉傷痕,青一塊,紫一塊。

不僅僅是她的臉上,她身上的衣服也已經被扯爛了,露在空氣中的肌膚上,同樣滿是傷痕。不僅如此,我瞟見,在田小雪的大腿.根部,有兩塊顔色極深的傷疤,更有血跡,在那大腿.根上。

最最重要的是,田小雪那柔美的臉上,沒有任何生氣可言。她,已經死了!

如同有一道巨雷,轟進了我的腦子裡,明明還在不久前,我還看到了活生生的她,卻不曾想,田小雪早就已經死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