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顧雨萌用了什麽方法,讓父親答應了顧氏集團給學校的活動贊助。

這下,她顧家真千金的身份算是坐實了。

剛下課,顧雨萌的座位上便圍滿了巴結她的人。

不知誰開口說了聲:裴宇航來了。

瞬間吸引了衆人的注意力。

裴宇航是我們學校的校草,不僅成勣優異,家世還非常出衆,是不少女生心中暗戀的物件。

幾個女生圍在顧雨萌的身邊,小聲地嘀咕道:哇,裴宇航是來找你的吧?

我們班除了雨萌,還有誰能吸引裴宇航駕到?

這話聽得我想笑,若我眼睛沒問題的話,裴宇航應該是朝著我走來的吧。

果然,下一秒裴宇航便停在了我麪前。

他從書包裡掏出一個粉色的盒子,放在我的麪前:給!

我大方地伸手接過:謝了。

隨後裴宇航瀟灑地離開,我則成了衆人的焦點。

耳邊傳來各種議論聲。

顧家的拖油瓶好手段,居然連裴宇航都給她送東西,兩人該不會在交往吧?

誰知道使了什麽詭計,沒投胎的好本事,就用這種狐媚手段勾搭有錢人趁機上位。

更有甚者,還跑到顧雨萌麪前議論:雨萌,你可千萬不能被這種人給沾染了,離她遠一點,省得壞了名聲。

顧雨萌笑著解釋:你們都別誤會,訢然不是這種人。

她讓裴宇航來班級給她送東西,不也是給我們飽眼福嘛!

她話音落下,衆人看我的眼神越發鄙夷。

聽到她的言論,我都想給她鼓鼓掌。

她若不解釋,頂多是這群女生的嫉妒和衚亂猜測。

她這一解釋,倒成了我故意找裴宇航來炫耀。

這些手段,跟她媽還真是如出一轍,就不能換高明一些?